【名家长篇连载】冬日暖阳(十七)

来源: 
无线营山

 

冬日暖阳(十七)

作者:晏良华  编辑:唐佳

 

   章小慧再次为自己倒满了一杯酒。燕伟健赶快为她挟上一块回锅肉,然后用勺子往她碗里舀了些汤,小心翼翼地说:“先吃点菜喝点汤垫底,空腹喝酒会醉的!”而章小慧根本就没理会他说的话,端起酒杯,一口气又喝了个底朝天。三杯酒下到空腹,章小慧开始有点昏头昏脑,感觉身子轻轻地有些飘浮。她为燕伟健斟满了酒,幽幽而伤感地说:“伟健,你知道吗?今天可是我生在深圳那个娃娃的生日啊,假若不丢弃他,现在一定在为他吹蜡烛切蛋糕哩。难道你就不记得了吗?”章小慧十分伤感地说出了今天特异举动的目的。

   哦,原来如此。燕伟健仿然大悟,他动情地安慰妻子:“也许他现在生活得很好。哎,不提了,我陪你喝一杯!”燕伟健为章小慧斟上酒,为这事,心里充满了内疚,有愧于妻子。

   当年,燕伟健刚从团委书记提拔为副乡长,事业如日中天。除了分管文教卫生之外,也分管了天下第一难事的计划生育,生了女儿的第二年,章小慧再次怀孕。刚刚分管计划生育工作,燕伟健就遇到了这考验他的难题。的确,这孩子来得不是时候。他多次给妻子做思想工作,叫她去作人工引产手术,但章小慧怎么也不愿意,坚决要生下这个孩子。这可为难了燕伟健,假若生了这个孩子,违背了计划生育政策,自己将会成为全市计划生育的反面典型,无限广阔的政治前途将被葬送。

   燕伟健奋斗到副乡长这个位置,对一个农民的孩子来说,是付出了艰辛努力的。但他怎么也说服不了章小慧,他知道她心里一直就想要个儿子。万般无奈之下,燕伟健想出了个两全之策,他把章小慧送到了深圳姑妈那里,对外说是老婆外出打工去了,待她到了身怀六甲之时,就在深圳找熟人做个B超,看到底是男孩是女孩,到时再想办法也不迟。

   哪知事与愿违,在章小慧生下儿子后,欢天喜地把这个消息告诉燕伟健时,市里正如火如荼地开展计划生育大宣传,引导和鼓励育龄妇女落实“一安二扎三引四刮”计划生育绝育措施。那时老百姓针对个别地方执法计生政策出现偏差的现状,编了些顺口溜“鸡鸭可以圈,猪牛可以牵;粮食可以卖,东西可以搬;房屋撤到剩半间,口粮最多留三天。”还有“思想不通多宣传,思想通的自己来;耍横泼蛮对着来,跳河上吊自己埋。”燕伟健整天深入乡村农户家里做宣传,老百姓编的顺口溜他也背得滚瓜烂熟。可老婆章小慧的名字被上级计划生育部门排在名册上,例行健康普查的通知一次一次地搁置到他的案头,乡长书记也多次催促,叫燕伟健把老婆的妇检证明拿到计生部门去销号,其实妇检也是对育龄妇女的一项健康检查,并不仅仅是查是否怀孕。燕伟健如坐针毡。那时候,计划生育政策的宣传攻势抓得比较紧,公职人员和领导干部执行计生政策的纪律特别严。章小慧自己也不敢把这个孩子带回家,她知道带孩子回家的严重后果,不仅自己没有执行好计划生育措施,而且连累老公违背工作纪律。

   章小慧在深圳吃尽了苦头。她清楚地记得,那年的冬天也特别寒冷,她被姑妈安排在一个没水、没电、没生活用品的出租房里,在一架摇得吱吱响的床上,痛苦地把孩子生下。其实,深圳这边的流动人口管理抓得特别严,暂住人口天天查,弄得鸡飞狗跳的。能找到这样不被查暂住的出租屋,姑妈给房东做了好多思想工作哟。照农村风俗,章小慧心满意足地告诉丈夫生了个儿子,比现在的儿子晓强大一岁多点。这一喜讯并没有给燕伟健带来惊喜,他怎么也不能叫章小慧把孩子带回来,忍痛割爱作出了将儿子送人的决定。

   电话里,章小慧欲哭无泪,她理解丈夫无奈的选择,但她的确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在电话那头大声地对丈夫哭骂和吼叫:“燕伟健,你不是人!我恨你!”然后听到的是泣不成声。在姑妈那里她怎么也不想走,怎么也不想离开孩子,但又不能把丈夫推向两难的境地,怎么也想不出最好的办法把孩子带回来。每季度一次的育龄妇女健康普查,广播上一次又一次地通知章小慧的名字,燕伟健只得一次又一次的电话催促,搅得章小慧心神恍惚,夜不能寐。无奈之下,把孩子托付给姑妈抚养,深圳流动人口管理部门的人整天到出租屋房东家查流动人口情况,害得姑妈提心吊胆,惶恐不安,燕伟健最终叫姑妈把孩子送了人。

   听姑妈说,这个孩子送给了一位在深圳打工的四川老乡,姑妈叫章小慧一家放心,四川老乡人很厚道,结婚多年没有生育,待孩子视同己出,平常还带着孩子到姑妈那里玩。但半年后却突然搬了家,从此再无音讯。

   章小慧还盼望着有朝一日能见见这个孩子,但孩子越来越招人喜爱,养父母对他也产生了感情,然后也就有了戒心,悄然离去,也就断了姑妈和章小慧的这个念头,每每想起这件事情,章小慧心里就会涌起一阵又一阵的疼痛来。

   这个孩子给了燕伟健沉重打击。作为一名副乡长,自己老婆生了孩子都只能选择这种无奈的方式,他发誓一定要想尽办法让章小慧得到满足。

更多精彩内容

无线营山微信公众号
无线营山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