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长篇连载】冬日暖阳(十八)

来源: 
无线营山

 

冬日暖阳(十八)

作者:晏良华  编辑:唐佳

 

   第二年,燕伟健的女儿患慢性支气管炎哮喘,而这个病是可以通过检查后经计生部门批准生育第二个孩子的,为满足章小慧的愿望,顺理成章地办了个准生证。又过了半年多,女儿都七岁了,燕伟健才按照计划和章小慧生育第二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晓强。苦尽甘来,想想儿子也读初三了,燕伟健觉得很欣慰,只是章小慧每每想起那个送人的孩子,心里就会一阵阵地涌动着疼。

   燕伟健理解章小慧的心情,给她斟了一杯酒,充满深情地对章小慧说:“不要想得太多,都是我的不对,来,老婆,我敬你一杯,我希望这个孩子会生活得很好很好。哎,小慧,这个孩子在家的话,也该上高中了吧?好像比儿子大一岁多点、接近二岁哈?”“是啊,都十六、七年了,都是为了你那破官,假若我们有三个孩子在身边,就是回家当农民种地也值得呀,一家人和睦相处在一起多好嘛!”章小慧说到这里,竟伤感得流出了泪来。的确,章小慧在姨妈那躲藏的日子,受的是什么委屈啊?那苦水只有她自己清楚,要说章小慧对燕伟健没有一点怨气,那肯定是假话,她曾经是那么地恨燕伟健,但又那么的无能为力,绝望无助,为了丈夫的前途,这种选择完全是无奈之举。

   章小慧眼含热泪地说:“知道吗?今天是他的生日,昨天晚上我梦到这个孩子,想起生他的那段日子,心里不是滋味,所以做了这桌菜,就当是为他过一个生日吧。”章小慧一边擦着眼泪,一边为丈夫斟满了酒,她说:“伟健,让我们举杯为他生日干杯好吗?祝福他每天都是快乐的。”“哎,你看我这个人好粗心,我真的不记得他的生日了,你晓得我这个人很粗心大意的,自己的生日不是也要你提醒才记得吗?上苍保佑他的话,他也许是快乐的。”燕伟健动容地举起了杯:“来,老婆,我们干了这一杯!”一仰脖子喝了个底朝天。

   这时,防盗门孔有钥匙转动的声音。章小慧知道是上学的儿子晓强回来了。赶紧擦干了眼泪,忙着打开鞋柜给儿子拿拖鞋。儿子帅气英俊,但一张娃娃脸仍稚气未脱,很是扮酷,一米七高的个头超出了章小慧半个头,蓄着卡通人物才有的头发,时尚新潮。

   章小慧忙着给儿子端上饭菜,晓强用手拈了一块鸡丁就往嘴里塞:“哇噻,妈,你太了解我了,最喜欢吃这宫爆鸡丁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呀,弄这么多好吃的?托妈妈的福!”晓强显然饿了,掩饰不住兴高采烈。其实儿子是个很挑食的孩子,个子瘦瘦的,吃什么东西都很挑剔,但这宫爆鸡丁却是他的最爱。

   “馋嘴猫。”章小慧在儿子手背上拍了一下:“还不洗手去。”

    “老爸,你去找个和校长熟的人,叫他帮我调下班,我们班的数学老师拽得很,上课老是理麻人,我们同学都看他不爽。”儿子边吃饭边说。

   “你这个娃儿,上课是不是又不听老师的话了?你为啥看人家不爽呢?我还看你不爽呢?你看你这头发,这么长也不去理一下。”章小慧开始训斥起孩子来:“老爸?你爸有那么老吗?”

   “妈妈,你说话讲点道理好不好?大家不都老爸老妈地这么叫吗?土里土气的,跟不上潮流。”转过头对燕伟健:“老爸,还有一个学期就要中考了,找个熟人把我弄到奥赛班去,马上要举行奥数比赛,我想参加,上了名次中考可以加分哩。你看我妈,一说正事,她就说我的头发怎么怎么,烦不烦啊?”儿子对章小慧很不高兴。

   “嘿,你这孩子,读了点书就不得了了,翅膀长硬了?嫌你妈土里土气了?下午去把你这刺猬头给我理了。”章小慧口气有点命令的味道。

   “好了,好了,儿子吃饭就不要说这些了。”燕伟健制止住章小慧,生怕这青春期又撞上更年期。他转过头对儿子说:“你好好读书,把学习成绩拿上去,你要从现在班上的十六名冲到前面几位,我才好找个关系给校长说说人情,让他把你弄到奥赛班去。”

   “这还差不多。”晓强瞟了他妈一眼,有点自鸣得意:“我当然要努力学习嘛,初三就有一千多人,要想靠前好难哟,我努力别的同学也在努力嘛,你不要把这个作为条件噻。”

   “好好好,你快点吃饭,我下午上班找找关系再说。”现在的孩子是得理不让人,讲起道理来是一套一套的。燕伟健为了让晓强高兴吃饭,避免和章小慧不必要的争吵,只得先安抚着儿子。晓强满意地笑笑,开始认真地吃起饭来。

更多精彩内容

无线营山微信公众号
无线营山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