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

来源: 
无线营山
我的姐姐
作者:唐红梅
    周末,阳光明媚,春风送暖, 我和姐相约白塔玩,我们坐在草地上晒太阳,看风筝。年仅四十的姐两鬓竟生了白发,削瘦的脸也有了皱纹,要知道,二十年前,她也是水灵灵的一枚美女。 
    小时候,家里没有电视,我也没有什么朋友,我姐就不同了,朋友缘出奇的好,挨邻壁近的同龄人都是她的朋友。我便是跟在她后面的那个“跟屁虫”,后来她的朋友也都成了我的好朋友。
    自我懂事起,母亲便是病怏怏的,不问家事,父亲一人的工资支撑着全家开支。我们家姐妹三人,姐是老大,作为长姐注定了为这个家而放弃自己的追求。初中毕业时,姐想读书,父亲没同意,找关系把她安排进了小桥瓷砖厂工作。
    那是九二年的冬天,我到小桥去看她,问了不少人,才找到她的工作点。当我找到她时,她正在一个四五平方米的水池里洗瓷砖,穿着到膝盖的统鞋,套着到胳膊肘的胶手套,弯着腰在冰冷的水中搓洗瓷砖,隔着手套的两只手冻得通红。这可是寒冬腊月呀!从小居民出生的姐何曾吃过这种苦,看到我,姐姐眼睛都红了!那时我还是一个初中生,心疼姐姐却无能为力。
    永远无法忘记的是那次姐还给了我十块钱,好像是刚领了第一个月工资。二十多年过去了,个中细节早已忘记,只记得那十元钱,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的最大面值。要知道那时我过年的压岁钱才五毛。十元钱,对于读初中的我来说是一笔多么巨大的收入呀!
    后来我也工作了,一直想要回报她的付出,可是每次给她拿钱她都不要;每次买东西她也抢先付钱;就连每次给她孩子的压岁钱,她都会如数还给我孩子。是呀!亲情的付出从来都是不求回报!
    记得九四年我已在外地读书了。午饭后我收拾行囊要赶回学校。那时姐已经在供销社工作,下班后,知道我刚走,她饭都没吃,跑到车站来送我,买了一包零食从车窗递给我。车开动的那一瞬,透过车窗我看到她站在风里,瘦小单薄的身材,略显凌乱的头发,依依不舍的眼神...一种离别涌上我的心头。
    车已开动,她跟着徐徐前进的车一边走一边望着我,她在等我,等我像以往一样和她道最后的离别...而我没再回头,因为红了眼眶...
    车已走远,前视镜里,已跟不上列车的姐像风中的落叶一样落在了原地,举过头顶的手还使劲挥舞着,我终还是没能忍住,掩面而泣...
    二十多年过去了,那一幕仍记忆犹新,感谢我亲爱的姐姐,给了我家长般的爱!
    姐在九三年进了供销社工作,九八年下了岗,后来做一点小生意,再后来为了儿子读书又放弃了做生意,现在在一家超市务工。我一直认为姐是一个很有能力很有智慧的人。我常想,如果她不是老大,如果当时家境宽裕,如果父亲肯给她学习的机会,她的人生会不会别样精彩?看着身边已到不惑之年的姐姐,我默默地在心里祝福她,愿她身体健康,事事顺心,愿她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更多精彩内容

无线营山微信公众号
无线营山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