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草树

来源: 
无线营山
乡村草树
作者:魏兴良
    走在乡村的田野里,一处蓬蒿似的小屋,坐落在田埂的眼睛上。服饰被枯黄雕刻,像人,更像山。
    没有往昔的风采,也没有如今的时尚。那些枯槁了的灵魂,赤裸裸地站在水边的镜子里,展示着不死的青春和一些曾经的荣耀。
    走过它的身旁,很少有人正目注视。只有麻雀和老鼠,常年在这里安家。这里不是生命的终极,却是鼠雀们的乐园。
    可以想象,当年它也风光无限。碧绿装饰它年轻的风采,金黄是它一生的理想。那叮叮当当的锣鼓声,迎接它走向丰硕的故园,走向农家的大餐。
    就是那些多余的毛发,也曾坐在高高的房屋上,用蓬勃的姿势,组成卫兵的方阵,将日月星辰守望,将风霜雨雪逐放。
    农家的每一缕炊烟,都是它引领的燃烧,还有老牛反刍的生命,是它最后的奉献。
    今天,看到它萎靡的身影,孤独地守候在田边,与野草和清风为伴。没有人还能记起它的名字,就是别名,也成了遥远的记忆。 偶尔还有老者能叫出它“草树”的乳名。
    这乳名,已成为乡村失血的风景。但我还是从“草垛”的学名中,看到了另外一处春天掠过的身影和雁阵留下的音韵。
 

更多精彩内容

无线营山微信公众号
无线营山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