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几时回

来源: 
无线营山
夕阳西下几时回
作者:周璨
    不知什么时候,夕阳为这世界染上了一层余晖。空气中笼上了一层金黄的光,不时的传来一股燥热。没有昔日的蝉鸣,没有汽车的喧闹,世界从一个温柔的角度被割开,乖巧的像一幅画。
    照例,一声清响打破了这场沉寂。一位黝黑的老人依然穿着那件泛黄的衬衫,后背已完全浸湿,裤脚被卷到了最高处,手里握着的锄具拖在了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我知道,每天这个时候,老人都会拖着锄头干活,从一块地到另一块地。
    注视良久,直至老人的最后一片衣角隐没在夕阳的余晖中。又是去锄地了吧,我想着,心里却涌起一丝担忧。现在虽然已是夕阳在山,可仍有余热。想起老人微驼的背脊和满身的汗水,再看看自己,开着风扇,写着作业,还抱怨着天气太过炎热。
    我曾看见老人在中午12点,顶着烈日,踏着微烫的土地干活。我也曾在风雨中,看见他披着蓑衣,只身一人种田。他似乎不知什么是疲倦, 没日没夜,起早贪黑的干着,整个夏日皆是如此。他流了多少汗水,征服了多少个黑夜白天,也已数不清了。老人已年过花甲,他那么努力地干活,是为了他的儿孙吧。
    想到这里,我不禁自责,是自己吧,让他那么劳累。
    为了我,他曾穿梭在冷冽的寒风中,曾忍受整个夏日的炎热,曾将长满冻疮的手伸进冰冷的水里。他省吃俭用一辈子,却还将毕生积蓄拿来改善我的学习环境。他对自己一毛不拔,可对我已倾尽所有...
    是他,教会了我生活与坚强。印象里,他总是在田间忙活,要么东奔西走找临工做,要么或在风中,或在雨中,或在烈日里。汗珠可以侵蚀他的衣襟,阳光可以侵蚀他的皮肤,可他不能倒下,压在他身上的是生活,停在他心里的是家庭。已数不清有多少个日子,他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已数不清有多少个日夜,他迎着晨雾,也披星戴月。已数不清有多少次,我为他感到不值,为何已近古稀,却仍旧负重前行。人生有太多的苦与难,而唯他尝尽了生活的滋味。可他仍不知其中苦,却坦然接受这份辛劳。他说,不管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硬着头皮,也要用双手创造幸福。
    也是他,教会了我爱与善良。他一生坦荡,为人热情,不善言语,却用行动表达他的热心。邻里有什么困难,他会积极帮助。哪家有什么喜事,他也会去凑凑热闹,帮帮忙。他总会邀请他的工作伙伴到家里来吃一顿便饭,喝一会儿小酒,聊会儿天。村民们一需要帮助,就会想到:去找周老大。他也总会笑着应下。最让他遗憾的,是我和妹妹吧。在我们那偏远的农村,至今仍保留着重男轻女的思想。家里有两个孙女的他,也受到了戏谑,那些话插进了他的心里,也沉没在他的人生中。他对家人说:女孩有什么不好啊,女孩最贴心了,要比他们儿子强多了。可我知道他眼里的遗憾与落寞。但他没有因此对我和妹妹有隔阂。他会因为我们开心而展笑颜,会因为我们生病而担惊受怕。他依然燃烧他的青春,来照亮我们的路。岁月染白了他的发,沧桑了他的面颊,他却仍旧为我们流汗,为我们奔波。他的爱就像一坛历经岁月的酒,醇香而又隐秘,可品过的人无一不知晓。
    他经常告诉我:要好好学习,长大后做个有出息的人。我知道,作为一个农民,他想摆脱这个身份,摆脱这种艰难苦涩的生活。而我,是他的骄傲,他的希望。可我也知道,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这个夏日,他又消瘦了不少。
    想到这里,眼泪不自觉的掉下,心里满满的愧疚,于是我想到为他送去一杯水。
    我轻轻地走到爷爷跟前,把水递给他。他愣了愣,擦了擦额上的汗珠,说:“这么热天,怎么出来了?快回去做作业吧。”我轻声应下,泪水已夺出了眼眶。爷爷,是不是我的成长刻在了你的年轮里?
    望了望微红的天空,夕阳已快落山了,天色也暗了些许,可爷爷却没有回家的意思。
    回首望去,那位老人仍旧在夕阳下。夕阳下的他,瘦弱又强大,孤独又勇敢。层层金光撒在他身上,像渡了一层金光的勇士,保护着我,保护着这个家。
    日出是夕阳的希望,而我是爷爷的希望。爷爷,什么时候,能让我去苦去累,换来你的幸福和安康?
    爷爷,夕阳已西下,你要何时归?

更多精彩内容

无线营山微信公众号
无线营山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