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奶奶有个约定

来源: 
无线营山
我与奶奶有个约定
作者:杨恩茜
    夜,悄悄地,如同被浸上了一层墨,渲染开来,一 片平静,却又被一阵掠过的鸟声给惊得泛起一层涟漪,不久又归于之前的平静。
    我伸出手,穿过窗,想要触摸那墨色之中的一两颗零碎的星子,在深墨之中闪着微弱却倔强的光。清风徐来,拂过我的发梢,带来了一阵微凉。月光也轻轻地,洒进了窗,落在了地上,柔柔地,如水一般。
    似乎在哪里,或在哪一段早已忘却的时光里,也有这一片柔光,这一片静谧。
    阳光柔柔地,洒在了我未睁开的眼睑上,带着三月里的温暖,消融了冬日的雪。一阵淡淡的花香向我袭来,钻入鼻中,细细一嗅,不似玫瑰的浓郁,也不像是雏菊的清香,倒带了点儿淡雅的味道。睁开眼,起身,一树的淡红闯入眼中,淡淡的,一如花香,由花蕊的红渐渐地沿着花瓣的脉络慢慢地变成浅浅的淡粉,如同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置身于江南烟雨的朦胧之中,略施粉黛。
    抬眸,远处竟是一大片一大片,满山遍野的粉,直闯入人心的红。阳光穿过这山中的缭绕云雾,悠悠地洒进了这片粉中。
    缓缓走在这一条静谧的小路上,一种熟悉的感觉渐渐地升上心间。不远处,坐落着一个小村庄,走近了,只见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正站在村口望着远方这山的方向。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上,一双已经凹陷的眼睛,却深邃明亮,看上去炯炯有神;已从青丝变为的白发,却小心仔细地用发夹别在了耳后,夕阳将它的光辉赐予了她,但时光对她显然是极好的,在让她岁月流逝,容颜迟暮的同时,却又赠予了她如同朝时的活力和淡雅的气质。
    忽然,她的表情由之前的焦急慢慢地转为了一种期盼已久终于等到的欣喜。“快过来,都到了吃饭的点儿了,怎么还不回家?”询问中却不带一丁点的责备,而是十足的关切。我怔了怔,不知如何作答,她却极其自然地牵过了我的手,一阵暖意传入我冰凉的手上。一路上,她都在用她那温柔的嗓音问我今天玩得怎样。
    不久,便到了一座木屋前。推开了柴门,发出了一阵“吱——呀——”的声响,悄悄地走进院落。她先我一步地走进屋内,“你先去坐着吧,我去看看饭好了没。”
    院内一片静。将小院上下打量一番,发现小院被打扫地很干净,不见杂物,落叶也早早地被人扫在了柴门后的一个角落,堆了起来。
    突然,我的视线停留在了一棵树上。那是一棵长得格外茂盛的树,深棕色的树干,左右分枝,向上伸展着,每一枝又生着几枝小的,一直长着。枝上又是碧绿的叶,在阳光下闪着灿烂的光华。密密的叶缝中被光投下斑驳参差的光影,错落有致。
    绿叶也随风而动,那光时而透过那叶,能让人清晰地看到叶的经络分布。“快快,来尝尝,这可是你最喜欢的桂花糕啊。”她快步走到我的面前,一手牵着我,一手端着一个瓷盘。“怎么了?别发呆了,快尝尝啊,小心点,有点烫,刚出来的。”我看了看那盘中的糕点,洁白无暇的瓷盘上精心摆放着几块如玉般温润的可口的桂花糕。
    拈起一块,小心地咬下一口,软糯的口感,带着桂花特有的清香,在舌尖上绽放,令人回味无穷。又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块。“好吃吗?”“嗯”她像是得到了极大的赞赏,眯起了眼,一种幸福的意味在她爬满皱纹的脸上绽放开来。
    忽的,她将目光投向了那棵树,眼神温柔,轻抚着树干,“快要开花了呢。”“嗯?”这树开花的时候好看的很,像星星一样,很小,藏在那些叶片之间,但却出奇地香,风一吹,能飘香十里 ...”
    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黑了,月光如水,在地上缓缓流淌,又像一层轻纱,罩在我的身上。
    半夜,不知怎的感到一阵热。睡梦间,又有一阵清凉替我赶走了热意,困意再次席卷而来。依稀中,我看见了她慈祥的脸,和手中一直未停的蒲扇。一夜安好。
    次日,当阳光再次覆上了我的眼睛,我睁开了眼,屋内空荡荡的,已不见她。走出房屋,却见她站在桂花树下,望着树出神。
   “你醒了?快来,你看,花开了。”正惊奇着,一抬头,满树的花,果然如她所说,极小,却很香。“怎么可能?”我喃喃语,“下一年,花开的时候,你还会回来吗?”我看见她逆着光,风吹动她的衣摆和发丝,站在树下,微笑着,似乎还在说着什么,可是我只能看见她在张口,却渐渐听不见她的声音。一阵刺眼的白光照了过来,让我睁不开眼睛。
    再睁眼,已没有了木屋,没有了小院,没有了桂花树,也没有了她,一切像是回到了之前。枕巾已被泪水打湿。我终于知道,一切不过是一场回忆,一场梦,梦里,奶奶依然还坐在院子里,一边给我做着桂花糕,一边讲着桂花树,任由清风拂过,带来阵阵花香。
    在梦里,我们约定好,静待来年花开。

更多精彩内容

无线营山微信公众号
无线营山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