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我们坐过的火车

来源: 
无线营山
那些年 我们坐过的火车
作者:贾登荣
  上午, 正在成都的小区散步, 手机响了,是老家的朋友打来的。他说,来了几个多年不见的远方客人, 希望我赶回去参加晚上的聚会。放下电话,我赶紧登录手机一查,中午有一趟动车,到老家才下午3点多,参加聚会时间绰绰有余。于是马上下单,10多秒后,信息来了,显示票已订妥。做完这一切,我才上楼回家收拾行李。提前吃完午饭,然后坐地铁赶往火车站回乡。
  如果把时间回溯到十多二十年前,坐火车可不是一件省心的事。首先遭遇的就是买票难。尤其是不通火车的地方,最先坐火车,得先去广元或绵阳等地,买票遇到的困难就更多。平时,坐汽车到广元或绵阳以后,要在火车站排队等上半天一天, 才能买上票;而遇到春运、寒暑假期,有时则需要在火车站等候三五天才能买上票。 正因为买票难,所以出行前,一般行李中都要准备几个大烧饼,用于排队等车时填肚充饥。
  不仅是买票难,那时坐火车,也不是轻松愉悦的事情。有时,甚至是痛苦的体验!第一次坐火车,是40年前的1979年。刚担任教师工作半年的我,利用暑假时间,前往桂林旅游。那时,县城还没有铁路。经过一天的颠簸, 才赶到300多公里外的重庆菜园坝火车站。这一次,运气似乎还比较好,只排了一个通宵的队,就买到了第二天一早前往桂林的火车票。不过,那时重庆并没有直达桂林的火车, 还得在贵阳住一夜,再换乘火车赴桂林。
  七月的重庆,热得令人窒息。心想,上了火车估计会凉快一些吧。不想,脚步刚迈进车厢,一股热浪扑面而来。那时的火车没有空调,硬座车厢里连风扇也没有。停靠在站上的火车, 车厢里的温度并不比外面低。在等待发车的时间里,炙热的温度让每个人额头的汗水都滴成了瀑布,人们喘着粗气,拼命朝车窗挤,希望能吸到窗外流动的空气, 缓释一下入肺的热气。终于,铃声响了,火车启动,每个乘客都长长地出了口气。
  从窗外飘来的风, 终于稀释了些许热浪。可这趟火车停靠的站特别多,大站要停,小站也要停,有时,还要靠在站上等别的火车通过。一等,往往就是十几分钟甚至半个小时以上。火车一停,车厢里的温度又迅速升高许多。 就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直到第二天下午,我才到达贵阳。谁料,第二天去桂林的车票已售罄,第三天才有票。没办法,我只好在火车站附近找了家旅馆住下来。第三天,才登上去桂林的火车。然而,去桂林的火车与来贵阳的火车一样,火车里热气翻腾。经过这么几天反反复复的折腾, 到达桂林时,我开始发高烧了。持续的高烧,让人变得迷迷糊糊,没有丝毫力气。在旅馆睡了一天一夜,高烧渐渐消退,我才强打精神,游览了如画的桂林山水。
  如今, 我的家乡南部县已经通了火车,再也不需要到外地等火车了。再加上网络的迅速普及,买票也不用去车站了,手机上、电脑上即刻搞定。
  当然,不仅仅是买票方便容易,更重要的是, 在火车上再也不会经历酷热的折磨了。就以经过我家乡的几趟火车来说,无论是普通列车,还是动车,都有空调。夏天,走进车厢,清风徐徐,凉爽惬意;冬天,暖风阵阵,温暖如春。坐火车出行,变成了舒适的旅行。
  坐在回乡的火车上,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眼前不断掠过高楼、山川、江河、田野、绿树、红花、新村...飞驰的火车,牵引着时代,共振共鸣。望着车窗外的美丽景致,我不禁从内心深处感到: 经过七十年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顽强拼搏、改革创新,神州大地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在经历了各种阵痛之后,化茧成蝶,一个繁荣昌盛的中国,正迈着自信与豪迈的铿锵步伐,崛起在伟大复兴的征程中!

更多精彩内容

无线营山微信公众号
无线营山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