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沉泥

来源: 
无线营山

 

清水沉泥

作者: 陈杰  编辑:唐佳

 

     小组作业检查又有人放水,屡禁不止,屡教不改,让人头疼,这帮孩子学习不认真,总喜欢走点捷径,作业批改的勾勾越来越多,张老师脾气却越来越大,头发越来越少。

     “昨晚上作业做完了吗?””都做了的”,李明回答干脆得很。张老师一巴掌蒙在卷子上,这道题你再重新做一下。“这道题,我是请教的同桌”,“那这一道题呢?”“也是请教的同学”全班哄堂大笑,老张涨红了脸,一巴掌拍在讲台上。风扇呜呜的转,飞蛾在灯管间扑打,教室空气异常躁热,火一点就着。“给我到办公室”,老张快步夺出教室,李明甩手甩脚地跟在后面。

     ——乱蝉无数,躁斜阳。

     “我跟你爹妈都商量好了,下个月你的生活费我管。这个星期如果作业完成的不好,我不能保证你每天都吃饱”,“张老师,我也努力做,可是我不会啊!老张呛着气问:“你不会怎么做完了的呢?”“他们不会都做完了”。老张把屁股底下凳子一抽,“卷子我出的,答案已经收了,答案哪来的?”“课代表在卖,他晚上卖力气做出答案,第2天5毛钱一份,卖给大家”。

     老张从抽屉里抽出一张卷子,“你重做”。“我不会”,李明又极其干脆的回答。“那你把课代表喊过来”。

     吴珊敲着门喊了声“报告”,老张呵斥一声“进来”。“张老师,我不是主动给他们发答案的,他们主动找我的,我家里穷。人不患寡,而患不均,损有余而补不足,有问题吗?”老张还没开口,吴珊抢着话解释。老张,端起茶缸,仰着头,又瞥向吴珊。“谁教你的?”“书上看来的”。老张一时语塞,只好把杯子,哐叽一声踱在桌上,杯子里的水洒湿了一滩。

      李明、吴珊只是站着,风吹着窗帘,闷热的天终于下起了雨来,雨滴从窗户飘进来。老张从椅子边儿磨过去,忽一把把窗户关上。“你们先回去吧!

     吴珊走了。”李明,赖着不走。“张老师,我是真不会做,生活费你还是给我,您不可能天天都指导我吧?”“谁说我不能,你先回去”。李明惺惺离开。老张梳理了一下,基础差的学生名单,压在书底,拉门下楼。已近凌晨。

     ——盛夏风烘,日头长。

     “李明、王乐到我办公室来;刘可、蔡旭到我办公室来;周颖、李敏颢……到我办公室来…… 

     每天轮流有人进老张办公室做作业,老张一个一个讲。刚开始,老张茶缸水是烫的,几个捣蛋鬼坐不住的,软膜硬泡,草草了事,老张真熬着饿。实在抗不住了,学生们只好耐着性子做。“做完了,去吃饭吧!”“过了饭点儿,食堂没饭”,老张从抽屉拿出一包糕点。师徒几个吃着有点噎,嚼着味却甜香。

     一旬,半月,学生们习惯了老张的办公室。一缸热茶,老张咕噜完,学生总是悄悄给他续上。又过饭点儿,几师徒一起杀个馆。

     “报告,”李明推开办公室门,“你来了”老张应了声。“张老师,我爸说给你生活费不够,他交代我给您带了点东西”李明一包东西放在桌上。“拿走?”“我爸说,他比您挣钱多,您老贴着,难以为继。我爸那车轱辘转,油钱比您工资高。”“张老师,我爸说您一定得收下,您不收就是瞧不起他”,“拿走”老张望了一眼李明说道。李明,没有完成好任务,待杵在原地。“莽娃儿,爸爸是你的爸爸,老师是你的老师,东西收了,你爸就瞧不上我了。老张推开窗户,一扇轩窗外,六月艳阳,送孩子们到县城参加高考的大巴车路过。老张望着李明,“李明,有些台阶靠钱也爬不上去”。李明提着东西,轻手轻脚出门。

     老张吟起了曹植的诗:宁作清水之沉泥,不为浊路之飞尘。你呀,日子还长”。

评语:虽是急就章,但叙事的线索还算清晰。一篇微型小说,在矛盾冲突中,表现老师廉洁从业、学生廉洁人生观塑造的思想主题,结构新颖,语言流畅,主题集中鲜明。

更多精彩内容

无线营山微信公众号
无线营山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