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年

来源: 
无线营山
团年
作者:廖天元
  “团”这个字作为动词有点意思,比如团煤球,意思是说把煤炭揉成球形,这个“煤球”在川东北叫做蜂窝煤,想当年天然气还没通的时候,大杂院家家户户基本都烧这个。团这个层面的意思好理解, 如果团后加个年字呢———这个该怎么理解?
  这无疑是一个饱含寓意的词。这个词,无比强烈地传递出喜庆、团圆、团聚的气息。快过年了,公司团年、学校团年、机关团年……因学缘、 业缘、地缘、血缘、趣缘,人们从四面八方聚拢,坐在绿窗红烛下觥筹交错,互道一声新年好,这年就显得圆满喜庆,幸福吉祥。
  说到底,春节前后,一切有仪式感、目的感的聚餐都叫团年。这个仿佛是四川独有的叫法。网上有一男子发帖,说他东北女朋友听闻团年一脸茫然,女朋友纳闷,这个不就是年夜饭吗?男子求证,其他地方有团年之说吗?
  较起真来,团年和年夜饭有着很大的区别,当然年夜饭也属于团年饭,说团年外延就大得多。年夜饭时间特指年三十,人员基本聚焦在家人。年夜饭饱含妈妈的味道,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顿饭。为了这顿饭,2016年, 一个西宁小伙买了7张火车票、途经8个地方、在11个火车站上下车、 行程2000多公里曲线回家;南充一个姑娘,从北京骑了17天自行车、“千里走单骑” 回到老家。为了团年,外出的人们不畏艰难,来来往往,年复一年。千山万水,阻挡不了回家的脚步。
  这顿饭母亲从不马虎。娘住的地方就是家,有家的地方就有年。从腊月二十八九,母亲就开始筹备,炸酥肉、蒸香肠、煨鸡汤……即使物质不富裕的年代,她们也会想方设法红烧一整条鱼的,就为图个年年有余。慢慢地,桌上丰富起来,有了鸡,有了发菜,有了莲藕,寓意发财、富足、吉利等等。良辰吉日一到,鞭炮一响,母亲兴高采烈端上她的作品,一家人团桌而坐,举杯欢庆,欢叙天伦,新年便拉开大幕。
  吃团年饭很讲规矩。老人家坐上席,说话讲吉利,绝不能信口开河天马行空。 这个时候,爹妈不会甩脸色,钱可能挣得不多,媳妇可能没找,老二还是不想生,成绩可能不如别人家的孩子……都没关系,一切让位于新年的喜气。一句新年好,快乐便充盈人人心间。
  和亲朋或者好友团年,找一家馆子得了,总不能让母亲大过年忙得一塌糊涂。朋友一个个请,亲戚一户户轮,春节前后的时间就由不得自己。但一年难得见面一次,在一起彼此便有些“情难自已”,互道衷肠———酒就成了最好的媒介。除非你真的喝不了,或者不给对方面子,那么就一定会“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即便到最后偏偏倒倒头晕眼花, 也是心满意足心甘情愿。不过次数多了,你会发现团年这个词,代表的也有无奈和疲倦。
  幸好一般人的朋友中没有李白。李白酒后爱写诗也爱牢骚: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怎么会如此绝对呢?应该不是团年的时候吧,如果是,满桌高高兴兴的时候,冷不丁来这么几句,听起来不免有些煞风景。但就是新年又何妨呢?人艰不拆,一年之中谁不历经一些欢愉和痛苦,说几句大话假话空话套话就忍忍吧,团年时不道给朋友,难道真要把心思付与春风?
  那就畅快淋漓地团吧。这一团,团出中国几千年的团圆文化,团出游子薪火相传的归家之途。无论我们怎样开枝散叶,根始终扎在故土。更关键的是,有一双慈爱的眼睛,始终在叫家的地方翘首期待。

更多精彩内容

无线营山微信公众号
无线营山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