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趣

来源: 
无线营山
童趣
作者:驼铃
   “忆年十五心尚孩,健如黄犊走复来。庭前八月梨枣熟,一日上树能千回”。最忆是枣,在少年的马龙山村,枣最稀缺,也最甜。
  少年记忆里,不止只是自己家中缺食,村里人都一样,谁不是馋肠时刻怂恿味蕾的寻寻觅觅呢,好在山沟里似乎一年四季都有野食可寻,小孩子是最大的受益者。春日里百花盛开,刨茅草根、猪必拱,摘椿芽子,满沟满岭空气都是甜的;夏天里桃李杏熟,充饥容易得多,下水捉鱼还可以改善生活打牙祭;秋来山楂、刺梨等等野果满山遍野;冬季少食,就在雪地铺鸟,那些贪吃的小家伙都中了少年树杈撑起箩筐设下的圈套,成了少年在墙根下抹上盐巴的烧烤。
  那年初夏,米黄色枣花一直可爱地开在少年的脑袋里。才入盛夏,少年结党轮流坐庄偷食自家菜园的黄瓜番茄,事情败露后,小伙伴们在桑树枝抽打屁股的疼痛中虽然个个坚贞不屈始终没有供出主谋,但少年吸取目标过大易于暴露的教训,决定实施夺取胜利果实的单独行动——开润大娘家菜园里的枣子应该长出蜜甜的味道来了,显然是不能坐等“枣熟儿童聚,禾收鸟鹊喧”的。
  多年后已不再是少年的少年读到“何如陶家儿,绕舍觅梨枣”,忆及那次孤胆英雄一般胆大妄为的盛夏行动,才明白它源自初夏的那场遇见。其时少年与母亲与二哥在自家屋后推磨,高高挺立的李子树上果实还是满布灰色的青涩,少年惊喜地发现李子树果真变成了神树,猜得透自己的小心思,居然落下三两颗李子来。美梦成真的少年见了果实拔腿就跑,李子树上却梭下来个人,比猴儿敏捷,比兔子跑得还快,在母亲与二哥的惊呼声中,少年犀利的目光跟踪追击,偷李子的是四队的永怀。李子树挂着少年与三个哥哥的学杂费,挂着山村多子家庭求学上进的梦想。少年说:“妈,推完磨找永怀幺爸家去,叫他妈妈赔我们李子。”母亲说:“你看清楚了是永怀?”二哥帮腔说真是永怀。母亲有些生气,说永怀那孩子平时很乖的,绝不可能是永怀。少年与二哥不敢再犟嘴,母亲说不是永怀就不是永怀。但少年心里小鼓打得咚咚咚响,明明就是永怀,母亲啷个偏说不是永怀呢?
  盛夏的骄阳炙烤着山村, 植物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蝉像做错了事被大人打疼了屁股的小孩哭喊“知了知了”。一村人都躲在房子里纳凉,少年躲过了所有的目光溜出村外,猴儿上树一般坐在枣树的分杈上,路过的风伯伯疼爱地给少年扇起蒲扇,枣剌还柔柔地扎不进少年近乎乌黑的皮肤,枣子已经有了麻雀蛋大,青皮红点的光泽胜过了家中搪瓷碗的炫目耀眼,诱人的感觉真奇妙,似乎可以让人张开全身的毛细血管。少年摘了颗最大的枣一边贪婪嚼食,又一边忙着摘了往裤兜里揣...哈哈,这真是一场摆在树上的盛宴啊,独享天地风光,独享窃喜惬意,独享人间最甜,再没有比这大热天更美好的时节了吧!
  “四娃,你敢偷我家的枣...”点燃雷管似的炸响从地边传来,少年惊慌悚然中梭下树,比猴儿敏捷,比兔子跑得还快。不,少年边跑边想,我比永怀幺爸敏捷,比永怀幺爸跑得还快!“我看你往哪里跑,乖乖跟我回去跪在你爸妈面前!”见开润大娘穷追不舍,少年心里其实是一点也不恐慌的,看了那么多坝坝电影,甩掉“敌军”跟踪追击的战略战术早已烂熟于心,绕竹林钻沟渠潜入苞谷地...三弯两拐已经到达三队机井旁,“敌军” 终是鞭长莫及徒呼奈何。
  二哥找来时,少年裤兜里的青枣还有好多。少年像喽啰见了大王赶忙献上。二哥笑,说这么大太阳也不怕中暑,快回去,爸妈说不得打你屁股的。

更多精彩内容

无线营山微信公众号
无线营山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