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京城奇遇(六)

来源: 
无线营山

 

京城奇遇(六)

作者:晏良华   编辑:唐佳

 

      车子在狭窄的一栋朱红大门前停下,席正廉和顾新民下了车。朱红的对开大门紧闭,大门上各有一个古铜色、张牙舞爪像龙头一样的怪兽,口里含着的铜色铁圈儿套着把大铁锁。门槛儿的两旁有两个张着大口的石头狮子,朱红的门楣上挂着一个灯笼,门框外的砖墙上有一铜牌:南大街4条45号,这就是陵江市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

      何小玲打开铁锁,把大家让进门来。门槛儿高高的,顾新民还没跨过这么高的门槛儿。这是一座典型的北京四合院,院子很小,天井中间有一棵老树,伸着没有叶片的枝桠。两边的厢房分别为驻京办两位主任的办公室、会议室、执班室、厕所、厨房,这四合院只有一边有二楼,是职工们的寝室。何小玲说:“这边二楼是去年我们给加上去的,新考调进来两名大学生和平时各县派到北京来的维稳人员没地方住,我们便加了这层。北京这一大片都是胡同,为保护古建筑,城管局来找我们好几回了,要求我们拆除,必须保持胡同的原样,更不得加盖楼层。呵呵,我们采取的办法也是推、拖、绕、躲,让他们找不到领导,他们也没办法强制拆除。”顾新民四下打量了一下这个院子,朱红色是它的主要格调,灰色的墙砖,被油漆成朱红的木柱,都是北京四合院最为显著的特点。这样一个小院子,在北京也是价值不菲的了。

      席正廉和顾新民被安排在四合院对面的一家宾馆里住下。宾馆房间很小,设施简陋。这与顾新民心目中繁华的北京形成强烈的反差。一台老式的彩色电视机,一个烧水用的水壶,宾馆里准备了的水果、毛巾等洗漱用具都是办事处给送来的。

      早饭是在办事处吃的。办事处请了一个从四川来的老妈子,每天负责给办事处的九位同志煮饭,工资每月2500元。这老妈子说工资太低,推说了好几次都想回去,说还不如回家做庄稼划算。何小东一直不给人家涨工资,我都有些不忍心。何小玲说:“办事处现在有九名同志,正式编制的只有五名,只有我和小东主任是领导干部。小郭负责办公室等日常工作,两名刚考调进来的大学生都是女孩子,工作还不太熟悉。会计、出纳、办公室都是小郭在做,其他四名同志有两名是聘用来的司机,一个是河北人,一个是河南人,一个月3500元的死工资,说干二年给调,何小东也不给调。我这负责内务工作的真不好做工作。另外两名同志是陵西县和陵江市中区派来维稳的干警,各县轮换起走,半年换一次人。他们来了就住在办事处,发现有进京上访人员,他们就会立刻出动。而且还要与相关县的维稳办保持联系,不得出什么乱子。”在昨天下午与何小玲的交心谈心中,席正廉和顾新民了解到何小东与何小玲关系长期不和,而且矛盾日益激化。何小东原是陵江地区财政局的一名干部,此人初中文化,接替父亲的班进了财政局。由于文化不高,一直搞不来业务工作。局里把他送到财贸学校进修学习了一年时间,业务上有了一些进展。但账务上还是经常出错,一位同事给他指出来,他心里不耐烦,就和人家毛起:“莫在这里充能干,你龟儿子就晓得挣表现。老子做错了你又把老子咋样嘛,给老子滚到一边去。”何小东用手一推,把同事推了个卵翻跟斗。那同事从地上爬起来,也推了何小东,两个人就毛起,相互抓扯了起来。最后打得鼻青脸肿,推推搡搡找领导解决。领导一看两个人都被打得成了个熊猫眼,叫他们自己反省,各自多作自我批评,此事便不了了之。但这样的事情发生多了,很多同事都对何小东敬而远之,没有人去招惹他。

 

更多精彩内容

无线营山微信公众号
无线营山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