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京城奇遇(七)

来源: 
无线营山

 

京城奇遇(七)

作者:晏良华   编辑:唐佳

 

      时间长了,何小东也觉得无趣,便申请调离。恰在此时,陵江撤地建市,市政府决定在北京建立办事处,财政局长为了把何小东这个不做事只惹事的“瘟神”送走,极力推荐他去了北京,何小东便成了驻京办的第一代“元老”级人物。何小东从此在北京扎下根来,一直驻守京城,长达二十余年的时间里,和京城的一些“高官”混得滚瓜烂熟,大有呼风唤雨之能量。市政府的市长、副市长到京城都是他亲自接待,如某某领导要见某中央部委首长,都得事先与何小东商量和策划,让他打前站、探路子、了解首长的好恶,约好接见的时间、地点,请首长吃饭到什么规格的饭店,安排什么菜品等都事无巨细。何小东一时成为市政府领导身边的红人。就连当年“送瘟神”的财政局长,到京争取国家项目和资金,都得先与他商量着办。何小东便会在电话那头哼呀哈地打着官腔:“哎,局长呀,这事情不好办呀,中央首长他忙得很哩。前次市领导来,我提前预约了好久首长都没得时间出来见他呢!多亏他的警卫是陵江人,好约歹约,约了两个月,人家终于答应见个面。嘿嘿,面是见到了,可人家首长一到场就说只能给三十分钟时间,有啥事赶要紧的说。人家首长挺忙的哩。最后市领导也只好捞了点干的,说了几个干条条,首长哼呀哈地应付了几句就走了。”

      何小东不仅成为了市领导眼中的红人,而且也成了各县区和市级部门领导巴结的对象,有求者整天络绎不绝。何小东也就更加目空一切,一般的部门副职来京他爱理不理:“你那级别,还不够我亲自接待的档次哩。”

      席正廉和顾新民是看得出来的,他们隐约感觉到了这何小东的傲慢和不可一世。

      何小玲是从陵西县调到驻京办来的。何小玲在陵西当副县长,后来进常委当宣传部长。何小玲的老公在市教育局工作,任中层干部,自从何小玲到陵西县当副县长以后,两人聚少离多,丈夫常有怨气,也曾多次闹过离婚。为了照顾家庭,何小玲多次申请调回市里工作,但一直没有合适的岗位。何小玲和丈夫吵吵闹闹地拖了这么多年,眼看着儿子也上了高中。两人也就淡了,离婚只是一种形式,而长期不在一起却是实情。丈夫暗地里找了个小情人,有次被何小玲回家逮了个正着,小情人不慌不忙,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何姐,你别着急,哥还是你的哈。我闲得无聊,只是和他玩玩而已,不影响你们家庭的。”那女孩儿从容地穿好衣服,冲气得浑身发抖的何小玲耸了耸肩膀:“何姐,我玩儿够了,现在让你玩了哈!拜拜!”何小玲气得把提在手中的坤包扔了过去,怒气冲冲地跑进厨房拿起了菜刀。那女人头一偏,见势不妙,吓得落荒而逃。而丈夫却抱着何小玲的腿脚,跪在她面前求饶。看到儿子即将高考,何小玲强忍着情感的煎熬,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成绩优异的儿子身上。儿子终于以陵江市理科状元的成绩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何小玲倍感欣慰。她多次请求调回市级部门工作的愿望也得以实现。

更多精彩内容

无线营山微信公众号
无线营山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