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京城奇遇(八)

来源: 
无线营山

 

京城奇遇(八)

作者:晏良华   编辑:唐佳

 

      那天,市委组织部部长梁勇找她谈话,说市级部门有两个职位供她选择:一是市科协副主席职位,一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兼驻京办副主任职位。市科协比较弱势,人员老化,工作难以开展。而驻京办的工作人员更少,主要工作就是搞好接待和迎来送往工作,离陵江市更远。何小玲最后选择去北京发展,主要原因还是儿子考上了北京的大学,过去也好照顾好儿子。何小玲是梁勇亲自送到北京上任的,而何小东却对何小玲的到来充满了抵触情绪和敌意。何小东在北京工作这些年驻京办一直没有副主任,而且正式编制的工作人员只有两个,驻京办的大小事情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不用和任何人商量。现在给他派一个副主任来,不是来夺权的就是来分权的,何小东心里很不乐意。何小玲来工作后何小东也不进行分工,把她像其他工作人员一样呼来唤去。信访、维稳等困难的事情,何小东就叫何小玲去抵挡、去完成,这让何小玲很不痛快。自己堂堂一副处级干部,竟然被何小东这样对待。不分工也不要紧,以何小玲平时的工作作风和个性,她也是个要强的女人。她开始大胆地工作,认真处理好进京上访的每一件敕手事情,可麻烦和冲突还是不断。何小玲处理的事情何小东都鸡蛋里挑骨头,这也不满意那也不满意。特别是在经费开支上,两个人矛盾不断激化,何小玲接待了陵江市某部门来京办事的领导,何小东说事先没有报告他,经费不予报销。何小玲事先报告了他,他又哼哼哈哈,东说西说,不作表态。而何小玲接待了,他又说怎么把规格搞这么高?部门领导到京办事,他们是来求我们的呀?他应该招待我们才是。为此,何小玲怄了不少气。更让何小玲受不了的是她因工作垫支了十多万元,何小东不签字报销。何小玲为此常常给市长和分管市长打电话哭诉,分管市长多次调解都无济于事,两个人闹得很僵,誓不两立。市长被何小玲哭诉的电话扰得烦了,就给驻京办拨去一百万。特别叮嘱何小东,这其中有五十万元归何小玲支配,何小玲藏在荷包头的一大摞发票这才得以报销。但由此让何小玲产生了对立情绪,凡是何小东说的事情,何小玲都坚决反对,何小玲这个陵江师范大学毕业的高才生,才真正体会到了民间的一句俗话的深刻内涵: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呀!

      这次来京不仅仅是召开好动员会,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就是找俩人谈心,这是席正廉在请示市委组织部领导的时候,部领导交代的另一个任务。也是这次群教活动的一个重要内容,谈心后还要对班子成员进行民主测评。昨天下午席正廉和顾新民与何小玲谈到天黑,何小玲像个怨妇一样,列举了何小东的种种劣迹,她向督导组举报:何小东存在重大经济问题,去年加修四合大院的楼层,何小东多报了四百万元。这个账目我都查得一清二楚,绝对的真实和可靠。这一笔资金足可让何小东坐牢,何小玲信誓旦旦,不置可否。另一件事情,何小东在北京买了一套房子,具体什么地方不太清楚,估计是给他在北京的情人买的。何小东这人极不检点,过去经常带着个年轻女人回四合院睡觉,煮饭的老妈子可以作证。这事情职工反映大了,他才有所收敛。他这人有个习惯,白天是不上班的,白天睡觉晚上活动。有次天麻麻亮的时候他带个女人回来,被刘妈上厕所撞见。晚上带着女人出去,又被维稳的干警小唐撞见,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但近两年他基本不回四合院睡觉,听小唐说他住在外面给自己买了一套大房子。大家都晓得他老婆在陵江市上班,这显然是他和北京的情人的居所。

更多精彩内容

无线营山微信公众号
无线营山新闻客户端